蓝墨

出之我手,只甜不虐(除了那天我心情不好)

( 通知 ) 我要填坑啦!

我打算把之前挖的坑都给填了。

不过执离的那篇可能要继续空着,毕竟第三季还没有出来。

在我的记忆里,我坑的大概有一篇执离快穿,大概写到第一世界: 我的吸血鬼男友。一个月的时间大概会把第一世界填完。第二世界大概就是天理男容。


然后就是镇魂 澜巍的一篇:守护。

这个月的时间大概就是填这两篇,完成了我会开新坑。

毕竟考试周过了,我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而且老妈周一就回国.

现在脑洞很多,一下子想写终极系列(不知道多久之前立下的flag,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写).

然后之前看了凉生,发现我又对天恩那个小恶魔动了心。。。。。。

再前面,我对瞳耀动了心。。。。。。

所以现在,我这个花心大萝卜有点晕.


【承诺兑现】生辰《执离篇》

生日那天许诺的小短文~


 @这就是原剧情 小可爱,你选的执离来了~


太阳已微微抬头,向煦台外早早摆上了盛开了羽琼花。

等慕容离从床榻上醒来时,整个向煦台已然被羽琼花包围。

看着四处盛开的羽琼花,慕容离压下心中的惊喜与讶异开始起身洗漱。

换上前几天刚刚量身新做的华裳,取了个普通的金冠戴在发上。

拿起自己的古泠箫,慕容离一步步的离开了寝殿。

站在阁楼之上,看着地下的情景,慕容离的心里有些惆怅:阿煦,父王,父后,你们在那边好吗?

就在慕容离一个人独自伤神的时候,执明来了。

看着眼前迎风而站的人儿,执明觉得害怕。

好像只要风一吹,他就会随着风离开人世间:“阿离。”

听到身后执明的声音,慕容离毫无意外的转身:“王上!”

看着转过身来的慕容离,执明更加害怕了。

赶紧上前将人的手握在手心紧紧拉着:“阿离,你干嘛站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吓死本王了。你不知道,刚才本王看见你的时候差点一位你就要随风而逝了。”

看着执明紧张的样子,慕容离也没有将手从他的手心抽出:“没事的,王上不必担心。”

执明:“怎么会不担心,只要是阿离的是本王都会担心的。”

为了不继续这个话题,慕容离转了话语:“王上怎么来了?”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本王当然要来了!”

“重要的日子?今日是什么日子?”

看着迷糊的慕容离,执明有些想笑:“你不记得了?”

慕容离依旧迷糊:“不记得什么?”

执明拉着慕容离坐下:“今日是你生辰啊,你当真是迷糊了。”

“生辰?好像确实是我生辰。”

执明偷偷的从背后拿出一个盒子:“阿离,这个给你。”

看着执明手上的盒子,慕容离心中充满了无数的猜测,但是打开的一瞬间,慕容离还是惊讶。

之前他想过盒子里会是黄金玉饰,珍贵玩物,但是没想到竟然是一根普通的血玉发簪,看做工似乎还是个新手做的。

“王上,这是?”

看着慕容离惊讶的样子,执明笑的十分开心:“这是本王送给阿离的生辰礼,是本王亲自做的。阿离喜不喜欢?”

看着执明的笑颜,慕容离突然觉得鼻尖一酸:“喜欢,阿离很喜欢。”

“那就好,阿离我让膳房准备了长寿面,我们去吃好不好?”

“好。”

“阿离,你今日可开心?”

“阿离今日很开心。”

“那就好,以后每年的今日本王都会陪阿离过生辰,阿离你可愿意?”

“。。。。。。”

“阿离?”

“阿离愿意!”

“阿离。。。。。。”

 

执明,你要记得今日所言才好啊!


蓝墨:魅魅很久没写过执离,那种感觉有些忘了😭。

【瞳耀】生日那天许诺的短文~


 @被奶吸了的猫  @。。。努力  @可爱多(๑• . •๑)  @月下独酌 

四位小可爱,你们要的瞳耀来了~

【澜巍】守护《94》

而赵云澜带着沈巍则是跟到了一处废弃的仓库。
等二人进去的时候,躲在安处的野火现身了。
经过一番纠缠,趁着野火使用异能不能分神的情况下,沈巍直接把野火给绑了。
就在野火还想挣扎点燃身边煤气瓶的时候,沈巍直接将他的异能给冻住了。
靠近几步,斩魂刃已经架在野火的脖子上了。。
看着眼前的斩魂刃,野火心里终于害怕了:“是我输了。不过我要谢谢你,还给了我一次跟你对决的机会。”
沈巍:“你跟烛九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名字,野火根本不认识:“烛九?烛九是谁?”
看到野火不做假的反应,赵云澜奇怪了:“不认识啊!那更好了,和我们走一趟,咱们回去好好聊聊。”
“等等,我跟你们走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请求!”
沈巍赵云澜。。。。。。

等赵云澜和沈巍到野火家的时候,看了一圈就明白这两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家伙被抓了:“这两人应该是中招了!”
这时候,郭长城的电话来了。
接起来一听,赵云澜开始暴躁了:“什么,两个大活人就这么被杀了?!你们俩干什么吃的,自己看着办。”
就在赵云澜接电话的时候,沈巍烛九和一只乌鸦的气息。
看到沈巍直直的看着远方的楼层发呆,赵云澜有些奇怪:“怎么了?”
“我有种预感。。。。。。”
“喂你们赶紧把野火给放了,然后再给我们一辆车让我们走。要不然,我就把三个人质撕票。”
听到绑匪的宣言,验证了赵云澜的猜想:“诶,我说你们俩啊年纪轻轻的就应该好好在学校里边学习。”
沈巍则是觉得有些可惜:“古人云有教无类,可惜啊。”
对于沈巍的感慨,赵云澜有些惊讶:“哎呦,我们的沈大教授又动恻隐之心了?上次地星一游,我可听摄政官说地星连一所正规学校都没有。”
对于这件事情,沈巍也很无奈:“我做过很多次提案,但是他们没给批过。不过前段时间我重新清理地君殿之后,地君批了,而且现在已经在建造了。”
对于这个,赵云澜又话说了:“那之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沈巍:“对于老师来说,我早就安排好了。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没有异能的地星人在地面上学有所成,等他们学成之后就可以把他们送回地星去教导其他地星人了。”
对于这件事,赵云澜很有兴趣:“那好啊,下次等学校建好之后你再带我下去看看呗。”
对于赵云澜想去地星的这件事,沈巍一直很抗拒:“不行,上次要不是为了让哥哥看看你,我根本不会带你去。而且那是黑能量的聚集地,黑能量比圣器还要浓厚。那个地方除非必要,你以后都不要去了。”
“除非必要,那么我还是有机会取得。”
“是啊,可是机会渺茫。”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你去,你就去不了!”
“。。。。。。。”
看着两个人自顾自地聊天,绑匪有些恼怒:“你们俩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魅:十更结束了,看完了记得哦给我留句生日快乐!
(或者给我点礼物也行)

【澜巍】守护《93》

门外,之前离开的野火正和出来的渡比打了起来。
就在渡比即将被野火用异能打伤的时候,一个黑衣人救了他:“快走。”
等渡比离开之后,沈巍褪去了完全形态。
看着出现眼前的人,野火有些惊讶:“想不到我如此荣幸,竟然能在这里见到黑袍使。”
对于野火认出自己,沈巍没什么意外:“'于公于私,还是请你跟我走吧!”
想起自己窝里的几只小崽子,野火直接向沈巍攻去:“不好意思,我现在还不能跟你回去!”
感受到野火的火焰冲击,沈巍双手交叉化盾。
等火焰消散之后,野火已经骑着机车离开了。
就在沈巍想要追过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喇叭声。
回头一看,赵云澜已经开着车过来了。
快速的开门进去关门,最后跟着野火在一处分岔路口停下。
就在沈巍感知野火的时候,身后又开来了一辆车。
大庆河林静从车上下来,林静一脸的拒绝:“这个时间点外侵得算加班费啊。”
大庆则是手上拿着一个金腰带:“那个老楚给我们这条金腰带,二话不说就叫我们追着你们的车。”
林静:“一到这里就看到你们全傻在这了吧,还是不能没有我啊!”
对于林静的废话,赵云澜 那是一点耐心也没有:“被废话了,在地图上定位找到这个家伙。”
林静:“好。”
林静打开能量枪,开始扫描上面残留的黑能量开始在地图上定位。
看着林静一系列的动作,沈巍有些担心:“能查到吗?”
对于沈巍的担心,赵云澜十分的明白:“放心吧,这个家伙虽然上班偷懒,发明一些破铜烂铁。但在黑能量的研究上,还是还不错。”
对于赵云澜对自己的评价,林静有些不开心:“老大,沈教授在。你就不能夸我两句吗?”
对此赵云澜的答案是:“别废话了,好好干活!”
赵云澜内心os: 为什么我要在我老婆面前夸你啊,我没事做啊!

在等待的时候,沈巍已经发现了野火的踪迹:“野火可以的避开了左边的这条道,走了右边那条。”
这时候林静也有了发现:“老大有个问题。左边这条路往前一千米处,发现了另一股黑能量。右边的那个能量一直在移动,显示的应该就是那个地星人。左边这个不动的原点,应该就是他们的据点。”
看着两个方向的地方,赵云澜决定分开:“兵分两路!你们两个去左边,我们两个去右边。”
林静大庆:“好。”
等林静到了地方,才发现野火住的地方很大,可以住下很多人。
而且在他们确定这里是野火家之后,旁边的草丛里也钻出了一人。
只不过三个人刚刚进去,就被守在里面的两个小崽子给绑了。

【澜巍】守护《92》

进入格斗场的两人则是仔细的侦查着。
不过看了两场比赛,楚恕之突然有了想法。
他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纱巾,站上了格斗台。
看到 这种情况,小郭吓得自己给赵云澜打了电话。
听着郭长城的话,赵云澜只觉得火气就要直冲天灵盖了:“我是让他去聚光灯下查人,而不是让他自己站在聚光灯下。你别跟我解释,这起案子要是失败的话,你俩全都给我卷铺盖走人!”
说完赵云澜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了桌子上:“老楚这个人啊,太喜欢兵行险招。无组织无纪律,根本就不把我这个上司放在眼里。”
对于这件事情,沈巍有意见了:“你好像没资格说别人吧!”


听到沈巍这么说,赵云澜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把自己好像更加不敬的把上司给睡了:“那个。。。那个。。。我们这不是两情相悦嘛,所以不算。不过说起来,有可能老楚这么任性都是因为背后有你这个大靠山。当年老楚捅下那么大的娄子,摄政官罚他长期劳役。还多亏是遇见你,才法外开恩带回了特调处。要说他在这个世上只服一个人,那可不是就是你吗!”
说到这个,沈巍也想起了当初把楚恕之带到特调处的初衷:“当初带他到特调处的时候,准备就是让他做个内线。只不过没想到后来,我自己也进了特调处。”
对于这件事,赵云澜特别的满意:“那是,你是我媳妇,肯定要嫁入特调处的。”
对于赵云澜的调戏,现在沈巍已经能正常的给他一个白眼了。
看到沈巍的白眼,赵云澜非常开心:“我特别想知道,等老楚知道你是你的时候,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开心过后,又有了些担心:“这次事件老楚的举动我不担心,就是小郭那个小崽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有点担心。”
对于赵云澜的想法,沈巍那是一清二楚:“你赵云澜之所以是赵云澜,就是因为这样。既然担心,那就去看看。”
赵云澜直接一把把沈巍也拉了起来:“媳妇陪我一起去!”
沈巍:“。。。。。。好。”
等赵云澜带着沈巍抵达地下格斗场的时候,老楚已经击败了擂主正引起大家的公愤。
看到眼前混乱的场景,赵云澜直接从怀里把枪掏了出来往天花板来了一下:“所有人蹲下!”
原本还吵闹的人纷纷蹲了下来,安安静静的像一群小鹌鹑。
找了一圈,楚恕之发现那人不见了:“赵处,目标跑了。”
听到这个,赵云澜对着沈巍眨了眨眼睛,之后对着一边已经傻了的小孩说到:“去把这家酒吧的老板找来。”
看着这里的登记记录,耳边还有老板的讲解:“我们这个拳场呢向来是来者不拒的,没想到今天捅了这么大个篓子。”
看完记录的赵云澜,心里已经有点底了:“来者不拒,怕是只进不出吧!从登记的记录来看,很多来你这打拳之后可就神秘失踪了。”
对于这个问题,老板早就在肚子里打好了草稿:“不良少年嘛!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成天呢在泥地里打滚。说句不好听的,他那天要是暴尸街头,那我还得负责啊!”
“怎么说话呢!”
“兄弟你高抬贵手,咱们俩交给朋友。”
对于交朋友,赵云澜那是喜欢的,但他也不是什么朋友都交:“谁跟你交朋友!”
这时候,楚恕之和郭长城把之前找到他们的人给带来了:“赵处,这位也是当事人。他和野火。。。”
这件事情,赵云澜是知道的:“我知道。兄弟,哪来的?”
渡比:“什么意思?”
赵云澜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劝你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对于眼前劝解自己的人,渡比有些明白了:“好。”
看到渡比离开之后,在其他人没注意的时候沈巍也离开了。

【澜巍】守护《91》

而沈巍则是正在和校长喝茶。
看着身边的沈巍,校长的心里闪过挣扎:“沈教授,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我看得出来,你最近授课的频率比之前勤快了许多。”
对于这件事,沈巍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喜事,也许是难事,一切都是未知数。”
校长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了一份文件:“上头新下达的文件我已经看过了,我真没想到继周教授和欧阳教授之后,你沈教授也走进了重要部门。”
对于这件事情,沈巍想要解释:“校长,我只是兼职做顾问,应该不会影响到目前的研究和上课。对此,您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对于这件事,校长也是在犹豫中:“沈教授,我理解你的选择。但是我还是希望为了保证我们的教育质量,兼职顾问和你目前的教职啊,最好还是能有所取舍。”
对于校长的话沈巍内心不可能不触动。
一方面他是真的喜欢教书育人,看着孩子们成才。
但是让他抛下赵云澜这又不可能,所以只能:“既然如此,那对不起校长。。。。”
“爷爷!”
一个熟悉的女声打断了沈巍的话。
“沈教授!”
看着眼前的学生,沈巍有些惊讶:“爷爷?!你们?”
对于冒失的孙女,校长的语气有些生气:“我怎么跟你说的,在学校要叫我校长!”
女孩立刻认错:“对不起校长。”但是下一句立刻为沈巍说起了话:“沈老师的教学质量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全班同学都非常喜欢听他的课。尤其是我,我们都不希望他离开。”
校长虽然严肃,但是也是惜才疼孙女的人,听到自家孙女都这么说了,校长只好妥协:“你们这些孩子。那好吧,那这个觉得就由沈教授来做吧!”
离开校长室之后,沈巍和那个女孩结伴离开:“佳佳,你隐藏的还挺好,这么长时间我都没发现,原来校长是你爷爷。”
对于这件事,女孩有些羞涩:“对啊。我爷爷这个人一直很严肃,说什么校有校规,在学校里就只能叫他校长。我刚才也是太着急了才说漏了。不过沈老师,刚才我可是看在眼里,你是不是真的想辞职啊。”
“我不想,但是我也又要做的事情。”
女孩没有想太多:“沈老师,我们全班同学都特别喜欢听你的课。如果你又能做好我们的老师,又能干好兼职那就两全其美,皆大欢喜了。”
对于女孩的提议,沈巍就算回到特调处坐在赵云澜的办公室里还是在想。

看着心不在焉的沈巍,赵云澜有些担心:“宝贝,宝贝!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心肝儿!”
被赵云澜强制叫回神的沈巍还有些懵:“哦,你刚才说你派小郭去地下格斗场调查情况去了老楚不放心,他就跟着一块去了。你还真别说,他们两个现在还真有点最佳拍档的意思。”
对于媳妇的感觉,赵云澜那是相当的同意:“是啊!小郭刚来特调处的那会,老楚是特别地嫌弃他,特别的拒绝他。不过现在看来,整个特调处里最关心小郭的就是他。你说这老楚是不是对他这徒弟太过溺爱了?“
对此,沈巍只是一笑:”那你觉得你会不会太宠我了?”
对于这件事,赵云澜那是觉得自己还宠的不够:“不够,现在就算是宠了,那以后你肯定天天在糖罐子里。”
“我现在就是啊!”
(你们懂那个点了吗?)

【澜巍】守护《90》

恢复正常生活的沈巍又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天天学校,特调处,赵云澜家的跑。
只不过当赵云澜想起当初摄政官来找他们的目的的时候,又有了疑问:“当初摄政官来找我们不是希望你和我帮忙找回地君册吗?为什么好像你就带我去找了地君和大舅子之后我们就回来了,地君册这么办?”
对于赵云澜的问题,正在查东西的沈巍合上自己正在看的东西。
将书的正面,映入赵云澜的眼睛里。
看着沈巍手上的东西,再想起之前摄政官那张哭丧着的老脸,赵云澜觉得自己媳妇儿太可爱了:“你故意耍他玩的?”
看到赵云澜明白了,沈巍重新翻开了自己手上的东西:“地君册确实是丢了,只不过丢的是复印件,而且现在已经被销毁了。至于摄政官,当了太久的高位是时候敲打敲打了,要不然野心大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对于媳妇的做法,赵云澜那是举双手双脚的同意。
魅: 请问沈巍现在看的是什么?

平静日子没过多久,前不久刚刚招安后排出去收集情报的丛波就来了。
看着时间,赵云澜的耐心进入的倒计时:“说吧,有什么发现!”
看到赵云澜好不在意的样子,丛波打算自己拖了把椅子坐下的时候被赵云澜叫住了:“那儿你不能坐,你去坐沙发。”
看看手下的椅子,再看看那边的沙发:“什么啊?”
赵云澜:“你那椅子是我媳妇坐的。”
丛波:。。。。。。。赵云澜你信不信我把你和沈教授的关系告诉你老婆!
如果赵云澜会读心术知道了丛波内心的这段对白的话,他会问丛波一句话 :你知道我老婆是谁吗?
看到赵云澜那个欠样,丛波直接坐在桌子上。
将手上的照片递给他:“这是我的最新发现。”
从丛波手里接过照片一张张的看了起来,赵云澜的脸色没有一点变化。
看到赵云澜的反应,丛波就明白了:“看来你果然是知道啊!”
“地下竞技场啊。一群野小子靠打架斗殴来赚钱,一群闲人在旁边观看起哄。不知道有多少热血青年因此伤痕累累,身负残疾。当年是屡犯屡禁啊,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玩。”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这话就好说了。就不能给我倒杯水啊?”
对于丛波的要求,赵云澜的耐心告终:“我们的人都忙着呢,你以为都像你一样闲啊。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我还有事呢!”
看到赵云澜这么不耐烦的样子,丛波也没有那么多讲究:“行了行了,据我的了解这家格斗场里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伪装成礼仪小姐。。。。”
“等等!”赵云澜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扮成个女的,那该有多丑?”
但是这个想法悄悄的留在了赵云澜的心里。
对于赵云澜的打岔,丛波也没计较:“你听我把话说完。我扮成礼仪小姐我亲身混了进去,才拍到这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丛波从照片堆里找了找,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赵云澜。
看着这张照片,赵云澜一眼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黑能量?”
这边得到丛波给的情报之后,赵云澜立刻派了小郭去查看一下,接过老楚自己跟着去了。
看着老楚小郭双双离开,赵云澜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本来我可以去接媳妇下班的啊!

【澜巍】守护《89》

当沈巍带着赵云澜抵达地星的时候,摄政官已经等候多时了。
看着眼前并不陌生的房屋,赵云澜有些惊奇:“这就是地星啊,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小镇,和上面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嘛!”
此时有一组巡逻小队恰好巡查到了此处,看着那标志性的黑袍,小队队长赶紧向前行礼:“黑袍大人!”
看到领头的人,赵云澜有些惊讶。
但是黑袍使的并无太大的反应,只是简单的挥挥手。
得到黑袍使指令之后,小队队长在对黑袍使行之一礼之后整齐离去。
看到眼前的场景,赵云澜突然有些明白自己的媳妇在地星究竟是个什么地位:“哎呦,这还是挺威风的嘛!”
摄政官笑笑,站在一边引路:“令主大人,这边请!”
赵云澜顺着摄政官手指的方向抬步:“好。”
一路上摄政官在不停的给赵云澜介绍,然而赵云澜的心思全在自己将见面的大舅子身上:“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他?”
黑袍使:“我们先去一趟地君殿,我要找地君问问之前我下令所建的东西动工了没有。”
赵云澜听到黑袍使这么说,有了点好奇:“你让他们建什么?”
黑袍:“一些海星有,地星没有的建筑。”
“令主!”摄政官指着前面的一条街道:“这条大道直通到最前面,就是我们办公的地君殿了。”
看着有几分眼熟的大楼,赵云澜感慨出生:“还真是不管到了哪里,这种大楼都是同一种画风。”
接下来的一路上,三人均无话。
等步进地君殿,赵云澜才发现这外面虽然和普通办公楼为什么差别,但是里面当真是一所宫殿。
当他们进去之后,一位男子上前行礼:“摄政官大人,黑袍大人!地君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要向您报备本月的日程。”抬眼看了一下四处乱看的赵云澜:“这里不让带外人,还请黑袍大人屏蔽您的随从。”
听到男人的话,黑袍眯起了眼睛:“摄政官,这就是你新招的执事?”
感觉不出黑袍使是开心还是生气,摄政官只能小心的回答:“正是,这人是本月刚刚上任的执事。”
对于摄政官的答案,黑袍使直接一挥袖子,执事直接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打了出去。
看着地上起不来的人,黑袍使将怒火转向了摄政官:“摄政官啊摄政官,看来你真的老了,该退位了。如此不懂礼数的人你竟然也安排进了地君殿,你是看是本尊回来少了,还是地君不理俗事,所以打算把整个地君殿弄成你的一言堂啊。”
对于自己的小心思被黑袍猜出啦,摄政官当即吓的差点再死一次:“不是,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对于摄政官的话,黑袍使一句也不信:“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给我把地君殿清理干净,如果再出现一次这样的事情,那么你真的可以提早退位了。”
摄政官:“是,属下明白了!”
教训完摄政官,黑袍使将目光看想了依旧吊儿郎当的赵云澜:“走吧,我带你去见见地君。”
对于老婆的话,赵云澜怎么会反对:“好!”
看着黑袍使带着赵云澜登上了楼梯,摄政官才松了口气。
看也不看地上的执事就甩袖离去,自己多年的经营就因为这么一个人而毁于一旦。

【澜巍】守护《88》

虽然听的是莫名其妙,但是可以感觉到。
沈巍和赵云澜的爸爸认识了很久。
而且沈巍的哥哥可能因为赵心慈的关系而被关起来。
沈巍不只是一个大学老师,他还有很厉害的身份。
等沈巍出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特调处其他人的崇拜的目光:“怎么了?”
赵云澜看看身后:“没事,走吧,我送你去学校。大庆,替我送特派员。”
说完揽着沈巍就走了。
看着赵云澜离开的样子,赵心慈感觉得到此时他所散发出的那种开心:“赵云澜和沈巍一直这样吗?”
大庆:“从老赵第一天见到沈教授之后,他就成了这样。”
得到这样的答案,赵心慈总于死心了:“为期一天的考核工作,已经结束。在各位的努力下,这次检查特调处完美通过。谢谢各位,再见!”
看到赵心慈离开之后,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林静:“我突然觉得老大就是知道沈教授那么厉害才会那么死皮赖脸的将人拉到咱这当顾问的。”

车上,赵云澜时不时的转头看看身边的沈巍。
看的沈巍有些不自在:“你想说什么?”
赵云澜编辑了一下语言:“你认识他?”
沈巍:“他是上一任特调处处长。”
赵云澜:“哦,明白了。”
其实他的东西赵云澜不是不想问,只是不知道该这么问。
如果问了,沈巍会不会说?
如果沈巍不说,那么这会不会破坏他们俩人之间的感情?
所以,赵云澜干脆不问了。
反正沈巍不会害他,到了自己该知道的时候自己就会知道了。
所以现在媳妇儿最要紧,其它事情靠边去。

虽然有了三天的准备时间,但是被赵心慈的突然袭击花去了一天,准备东西的时间还是紧了一些。
不过好在沈巍要用的东西都有,所以准备起来也不难。
时间转眼就过。
赵云澜就坐在床上看着沈巍手里突然变出了一样又一样的东西,简直就像是哆啦诶梦的百宝袋一样。
看着眼前的东西,沈巍拿出了一套像是古代人穿的衣服递给赵云澜:“你把这个换上。”
看着眼前的衣服,赵云澜吞了口口水:“我说宝贝啊,就是下趟地星而已不用这样吧!”
“那你去见我哥也这么邋遢吗?”
“。。。。。。见你哥,你要带我回去见家长?”
“如果不是要带你去给哥哥看看,我才不带你去。”
听到这里,赵云澜一把接过衣服:“那不行,见大舅子这事我肯定是要去的。只不过这衣服该怎么穿啊?”
看着赵云澜一脸茫然拿着衣服的样子,沈巍笑着将衣服放到床上,然后伸手拉住他的衣服下摆:“我帮你!”
之后的过程,赵云澜简直可以用享受两个字来形容。
沈巍将衣服一件件的往自己身上套,先是里衣里裤,然后是白色中衣青色腰带,再是一件绣着山海图的青色外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云澜觉得自己好像从前也穿过这样的衣服。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接触的从来都是现代用品,向这样的古代服饰,是绝对没有碰过的。
所以,自己是什么时候穿过这样的衣物?
看着站在镜子前面的发呆的赵云澜,沈巍又拿出了一块玉佩系在了他的腰带上。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为自己系玉佩的沈巍,赵云澜直接伸手将人抱进怀里:“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对于赵云澜的调戏,沈巍还是难以抵挡。
不过就是这么一句普通的话,从赵云澜的嘴里冒出来也能让沈巍红了脸。
看着害羞的沈巍,赵云澜自己将人扑倒在床上:“乖宝贝。。。。。。”
沈巍:“呜。。。。。。。”